美丽的地球使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我们每个人都要肩负起保护环境的责任,这样才能越走越好,越来越幸福。

4月1日中午,站在咸宁市崇阳县港口乡石子山顶,抬眼望,大大小小的石头连绵近十个山头,不远处,十几位农民正在其间施肥、刨土。山上有的新绿蓬勃,有的仍旧光秃秃一片。
“我们承包了这里3700多亩,石头占了六成。”畈上村10组村民庞柏完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最近是他们最忙碌的季节,3年来,已有2000亩荒山栽上了栾木、喜树、杉树、油茶等,大部分已经存活,得趁着春光多栽一些新苗。
2012年,在广东打工的庞柏完回到家乡,同是一村的10人投资200多万元,造林创业。石子山挨着村子,山高坡陡,石头多,基本达到石漠化程度,造林难度可想而知。“我们都在外打工十几年,看到种树确实有收益。存钱到银行不如存山上,现在家乡政策好,造林也都有补贴。”庞柏完所在的崇阳县山多耕地少,由于开荒投入比较大,许多山越放越荒,只长茅草,每年易引发山火,是典型的火窝子。崇阳县林业局造林股股长汪治虎介绍,绿满鄂南行动的实施,为荒山绿化提供了有力支持,越来越多的打工者回到家乡,造林创业。
路口镇田铺村6组村民苏成已经初尝造绿的果实。32岁的他在安徽药材行业干了4年,年收入七八万。2013年底,他回到村里,约了5个人办起合作社,投资60万元在翠竹岭上承包2000多亩,种起栀子花、板蓝根、黄精等中药材原料,去年第一年收成,利润10万元,苏成信心大增,“今年利润30万没问题,明年可以达到100万。”
村支书吴卫兵说,田铺是路口镇最大的村,荒山面积比较大,以前有外地人想来这里流转土地,村里一算账,苗木由林业局提供,上山的路政府修,支持这么大,宁愿自己干。从去年起,陆续有村民回乡,或以土地入股,或集资,开发荒山。目前,2.1万亩荒山中已有1.5万亩种上了油茶、楠竹、茶叶等绿色作物。

“树长大了每亩可赚万元。”1月21日,京山市钱场镇条山上,550亩湿地松郁郁葱葱,造林大户曹会军站在山头憧憬新年。

在农村不乏有为了增加经济收入而砍伐森林,在短期看来是得到了一些经济收入,但从长远来看这是鼠目寸光的,唯有保护好森林才是重中之重。在崇阳县桂花泉镇三山村,有位村民叫丁强兵,他不但没有参与到砍伐森林中来还投入了许多的资金,承包了1000亩荒山造出森林。

荒山复绿,难在资金。京山市调动大户积极性,引入社会资本复绿,如今325名造林大户活跃一线,昔日荒山成了“钱袋子”。2018年,京山投资6000万元完成荒山复绿1.36万亩,其中政府投入500万,财政补贴600万,还有4900万全部来自社会资本,不仅美化了环境,也让绿色植物生钱。

伟德体育 1
绿化森林

高树套矮树亩均收益4000元

丁强兵,男,汉族,1970年10月出生,1996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8年10月参加工作,家住崇阳县桂花泉镇三山村八组,曾任崇阳县第九届政协委员,咸宁市第十六届人大代表,现任湖北源头山生态旅游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短短几年,他带领三山村村民团结奋进、攻坚克难、任劳任怨、甘于奉献,为荒山造林绿化建设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1月21日,在孙桥镇冯岭村二组的种子岭上,湖北日报全媒记者看到,10多位农民正在栽种五角枫和栾树,有趣的是两株大树间隙内还套种一株红叶石楠小矮苗。孙桥镇荒山多,以前因为林地承包碎片化,农民复绿不积极,年年造林,年年不见林。2017年,冯岭村引进造林能人王福龙承包经营,他流转荒地450亩种植各类绿化苗木。

三山村坐落于紫金山脉和横山山脉之间,延绵于数十里峡谷之中,崇阳港穿流如下,有三山源之别称,风景秀丽,民风淳朴。2012年,丁强兵与其弟丁强胜商量,主动向村干部提出“把政府林场的山流转给我吧,我是一个共产党员,不出五年,保证绿化荒山,还后代一片绿”。就这样,丁强兵把政府林场的山流转过来,大做山上文章,秉着一股“不忘童年记忆,还荒山一片绿,造福子孙后代”的信念,丁强兵披荆斩棘,勇拓荒山造林的创业路。

“目前已种植五角枫2.58万株,栾树2.7万株,套植红叶石楠3.9万株,投入106万元。”王福龙算账,采取高树套矮树的办法,建成高标准绿化苗木基地,每亩收益4000元,加上政府补贴,一两年就可收回投资。

2013年丁强兵承包了1000亩荒山,投入16万元,请了三百多名劳力(包括三山村闲置劳力十余人)栽种楠竹6000棵,完成三分之一的荒山造林面积。2014年,国家出台政策鼓励荒山造林,每亩补贴500元。丁强兵向村民做起了工作,带动三山村一组至六组的村民加入荒山造林的队伍,投入30万元,其中栽种楠竹一万三千多棵,造林面积300亩;栽种湿地松3万棵,造林面积200亩。2015年丁强兵自己投入资金9万元栽种楠竹6000棵,造林面积160亩。带动周边村庄横山村、仙坪村村民自筹资金,栽种楠竹2000棵,荒山造林面积500多亩。2016年丁强兵又流转了三山村下源村林场荒山1100亩,投入资金18万元修建12公里长的林区便道,投资16万购买除草剂除茅草,充分带动村里闲置劳动力致富,支付劳务工资10万多元。

在钱场镇方岭村,整地、购苗、栽植湿地松等各项造林工程有序推进。方岭村条山、洞子山紧邻武荆高速,以前多次造林均以失败告终,原因是造林难度大、资金需求多、林农单干力度小。钱场镇探索出“村集体+组民入股”的市场化运作模式,引进邻村有经济实力和造林经验的大户曹会军,流转方岭村条山荒地550亩,种植湿地松,套种矮树红叶石楠。由钱场林管站严把苗木关,确保优质苗木上基地、栽得上、能成活。

2017年丁强兵抢抓春节务工返乡时机,请农工600人次,从正月初九忙到农历三月,栽种湿地松140000多棵,面积达1100亩,村民不仅发家致富种上苗树,还挣取了劳务费用。此外,丁强兵还在林间公路两旁,栽种绿化树苗35000棵,其中樟树1000棵,桂花树600棵,桃树1000棵,红叶石楠400棵,紫薇500棵,为带动生态旅游埋下伏笔。

种树加采摘吸引游客

三山村村民纷纷竖起大拇指对丁强兵说:“后面的山绿了,你就是最大的功臣。多亏你带头荒山造林,三山不再有山火,极大减低了山火带来的损失。”

走进曹武镇花台山村,小桥流水,绿树成林,不断有游客在月季花下留影。“2018年,造林基地实现亩产值6000多元、纯收入4000元以上,带动贫困户11户,贫困户年均增收3万元以上。”花台农业生态公司总经理石余中是返乡能人,投资3400万元,在900亩荒山上建成一个漂亮的庄园。

凌晨迎月上岗,晚归月影相随。丁强兵带领村民在荒山开了“绿色银行”,带领村民致富当起了班长,依然不忘热心公益事业。2013年投入2万元,在三山村七、八组新安路灯18盏;2014年投入1万元,在三山村九、十组新安路灯12盏;2015年投入5万元,硬化八组至村委会九组公路500米;“6·02”洪灾捐出1万元救济款。2016年投入资金18万元修建12公里长的林区便道,投入7万元购买80只羊给村级闲置劳动力放养,支持精准扶贫产业帮扶,促进三山村七组贫困户增收。

石余中介绍,复绿采取立体种养模式,林木以油桃、桑葚等高效经济林和三角梅、月季等优质花卉为主。林下套种芨性子、红丹参、凤仙透骨草等中药材。林中放养中华蜂,实现旅游观光和种植养殖双收益。为调动农民积极性,基地实行两种经营模式:一是股份合作经营模式。公司与农户按照7:3分享旅游基地的经营红利;二是农户经营管护模式。公司负责经济林基地建设,建成后无偿交予农户经营获益。

一寸土地一寸金,三山村8000亩荒山上种了楠竹、湿地松,成了村民的“绿色银行”。丁强兵先后被评为“村级工作优秀者”、“先进工作者”。

“两年挂果,三年受益,复绿赚钱全靠它。”在钱场镇廖冲村,提起十里桃花园,贫困户刘水军一脸高兴。以前,廖冲村荒山环绕,2017年,村里成立合作社,在通村公路两侧建350亩高效优质桃园基地,通过入股方式引资260万,种植3.5万株桃树,打造十里桃花长廊。合作社吸引村民以土地和资金入股,每亩收入1万元以内可提成5%,1万至2万元可提成8%,2万元以上可提成10%。入股农民每亩每年获利不低于1.5万元。2018年,廖冲村桃园合作社年收入700万元,带动52户农户增收。

发展2000亩山桐子榨油

伟德体育,“通过引导企业、专业合作社、大户造林、村民集体造林,龙头带动,自主筹资,实现生态效益与经济效益的统一。”京山市林业局局长裴兆雄说,今年京山复绿重点在发展特色树种山桐子,依托企业开发山桐子附属产品,能美化环境,能产生效益。

在雁门口镇刘集村,昔日荒山上种植了2000亩山桐子,枝繁叶茂,主导这一产业的是京山旭华源生态农业有限公司,投资5000万元。“山桐子被誉为‘树上油库’,富含不饱和脂肪酸,我们的目标是种植20万亩的大产业。”旭华源负责人佘小华说,今后,除了精炼山桐子的食用油外,还将开发提纯亚油酸、生物柴油、有机肥料等系列产品。亚油酸是人体的必需品,高纯度亚油酸目前在国际市场供不应求,每吨批发价20万元,而山桐子油中亚油酸高达60%以上。

旭华源采用“公司+基地+合作社+农户”的形式,围绕山桐子产业,实行生产资料供应、生产加工、销售一体化经营,通过农民带地入股,农户成为合作社的股东,有保底的股金收入(不低于土地租金)。将大量分散农户纳入其中,形成公司连基地、基地连农户的产业化、商品化、规模化生产经营格局。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