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场费达几百万,消费者为黑金埋单。刚刚遭遇发改委巨额处罚的洋奶粉,在中国又摊上大事了。

央广网财经北京2月27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天下公司》报道,中国市场最大的外资奶粉企业之一美赞臣发布公告称,美赞臣已启动一项内部调查,以遵从美国证券交易监督委员会就公司需要提供中国子公司部分商业活动信息的要求,此调查目前仍在进行中。对此美赞臣公关负责人表示,对于国内市场的影响还不确定。

新华网北京9月23日电

近日,据央视新闻报道,新生儿在医院喝的“第一口奶”,背后暗藏金钱交易,多美滋、美赞臣等企业被曝出贿赂医生和护士以达到销售奶粉的目的,一家医院需要的入场费高达好几百万,洋奶粉企业如此大手笔的营销费用,也间接抬高了成本,这也是洋奶粉价格高企的一大原因。除了多美滋等洋奶粉品牌外,国产奶粉在医院是什么情况?经过此劫的洋奶粉,是否会瓦解对医院销售渠道的垄断优势?

负责人:这个调查现在还在进行,然后还没有结果。

(李童)那些服务于新生儿的乳品企业,本应是最有责任感和爱心的企业。然而,多美滋却为了一己私利,将肮脏的贿赂之手伸向白衣天使,以至于那些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新生儿们,还没有感受到母亲的温暖,就被强制喂食了不怀好意的第一口奶。

美赞臣方面表示,暂时无法预测包括事件范围、持续时间、结果,以及任何牵涉的法规监管或法律诉讼等信息。美赞臣最新披露的财报显示,调查主要集中在公司相关产品推广费用涉嫌违规。美赞臣方面已经聘请外部法律顾问展开调查,并由美赞臣董事会独立成员组成的委员会进行监督。

央视近期曝光,为抢占市场,多美滋等不少奶粉企业通过贿赂医生和护士,让他们向初生婴儿家长推荐自家品牌的奶粉,或者在家长不知情的情况下给婴儿喂自家品牌的奶粉,以垄断初生婴儿第一口奶,让他们对自己的品牌奶粉产生依赖,从而长期牟利。

在美赞臣最近的财报中指出,如果调查发现公司有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公司可能面临民事和刑事制裁,受到处罚。

媒体曝光的一份支出名单显示,天津多家医院的医护人员过去一年中,每个月都会从多美滋那里领到共计30万元左右的回报。然而多美滋行贿的黑金最终还是会被消费者埋单,不吃母乳吃奶粉所带来的潜在危害,消费者也要默默承担。

相关律师指出,《海外反腐败法》涉及刑事和民事两方面责任,如果被证实某些高管负有直接责任,那美赞臣的高管可能面临牢狱之灾。而如果是公司责任,则将面临巨额罚款。但是根据以往跨国公司的类似调查经验而言,被调查公司的高管一般都会积极代表公司争取和解,如果与美国司法部最终达成和解,那么公司往往会主动承担一笔巨额罚款,以换取司法部门不再继续深究。

9月21日,一位知情人再次向媒体提供了多美滋公司贿赂医院的详细资料。粗略统计,表格涉及北京、辽宁、吉林、河北、天津、内蒙古、黑龙江等七个省市区。数据显示,仅仅今年4月份这一个月,多美滋公司就给这七个省市区的医务人员打了将近50万款。

奶粉专家表示,所谓部分商业活动或指去年央视曝光部分洋奶粉企业在中国医务渠道推销奶粉涉嫌违规之事。

不少网民认为,第一口奶被垄断的背后是利益驱使,医院没有权力决定婴儿的第一口奶喝什么,不能剥夺父母自由选择的权利。因此,应加强奶粉医务渠道销售监管,加大对商业贿赂的打击力度,斩断利益链条。

外企奶粉潜规则横行
不仅是美赞臣,在去年央视曝光外资奶粉行贿事件中,多美滋、雀巢等多家企业都牵涉其中。多美滋婴幼儿食品公司总经理包博瑞表示,多美滋对于这种不合规的行为是绝不姑息的,并表示公司已经采取了行动来解决问题。

多美滋靠贿赂垄断第一口奶

包博瑞:第一个措施就是立即全面终止这个妇幼健康教育项目,在所有地区的执行。第二点是多美滋中国公司领导层对此事件有责任,公司将任命新的高级管理人员,

据央视报道,为了垄断新生儿出生后第一口奶,多美滋通过多种方式贿赂妇产科的医生护士:或是每个月都会向一些妇产科医生及向产妇成功推荐自己奶粉的护士打款,或是以邀请专家讲课,医生、护士听课为名,通过赞助费、车马费等形式变相向医生护士送钱。

一位多美滋前销售代表说,向医生行贿已经成了洋奶粉销售的主要渠道。

报道还公布了多美滋相关人士给医护人员的打款明细,其中仅天津北辰区中医院医护人员李瑞霞一个月就收到了7200元的奶粉推销提成款。这份明细显示,天津多家医院的医护人员过去一年每个月都会从多美滋那里领取到300元到10000元不等的金额回报,每个月总额都在30万元左右,而多美滋销售人员每年用于医院的费用达到330万元。

据了解,一般奶粉企业都会通过招标的方式进入医院,免费派发样品。而这种方式一般会在婴儿出生率较高的医院,比如每月出生300名以上婴儿的三甲医院、婴儿保健医院等。这时,企业会给相关科室每年20万-30万元的进场费,随后从医院获得婴儿信息。有消息称,企业往往会以5-10元每条的价格从医生或是护士处获取婴儿及家庭个人信息,直接进行“定向销售”。

一时之间,多美滋成为众矢之的,备受质疑和批判。而根据《母乳代替品销售管理办法》规定,在0到6个月婴儿期内,任何奶粉品牌都不得做销售宣传,也禁止在医院向产妇推销、宣传奶粉产品。

业内专家分析,如果出台一系列政策进行管控,这些品牌50%的销量会因这个渠道的变化产生影响,也就会对中国乳业格局产生大的变动。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刑事部主任易胜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天津涉事医院的部分医护人员以及奶粉企业的行为已经构成商业贿赂犯罪。他指出,2008年颁布的《关于办理商业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中,明确医疗机构中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收受财物、回扣,将以《刑法》中受贿罪定罪。

事实上,医务渠道已经成为很多奶粉企业除商超、母婴店等传统渠道以外的另一重要渠道。据北京普天盛道企业策划机构总经理雷永军介绍,对于进入这个渠道的品牌来讲,有超过50%的销量是由医院渠道带动的,这个渠道本身卖不了多少奶粉,而企业本身也并没有打算在这个渠道卖多少奶粉,甚至可以不卖,但是它可以影响到市场上的销售,因为这第一口奶影响的婴儿可能不吃其他品牌的奶粉。

联合医院捣鬼 靠奶粉控制新生儿

对于有媒体报道称,某企业进入一家医院的入门证就花费300万元雷永军并不感到惊讶。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市场中价位的奶粉为例,一罐230元,每个婴儿每月吃4罐,一年下来就是1万多元,一般要吃3年,也就是3万多元,按每家医院每天只有一个新生儿计算,365个孩子3年就能为这家企业带来1200多万元的收益,这样看来,与几千万元的收益来比,这几百万元的投入就一点也不多了。

此外,雷永军向记者介绍称,新生儿出生后,基本没有味觉感,如果吃的第一口奶是某品牌奶粉,多数宝宝会因为接受了这个奶粉的口感而构建了基础味觉。这样,他就有可能排斥母乳,也有可能排斥其他口感的品牌奶粉。

不仅如此,雷永军还指出,有些奶粉的配方中也存在猫腻。他透露,市场上有三类奶粉配方:一种是均衡营养,一种是为了增强卖点,还有一种是为了控制新生儿。如果宝宝在换奶后一直拉肚子,没有必要怪罪正在食用的奶粉,因为这一般是上一个奶粉品牌捣的鬼。如果上一个奶粉有大量的帮助消化的营养元素存在,弱化了宝宝自身的消化功能。

那么,奶粉企业是如何布局这部分渠道的呢?记者获悉,一般奶粉企业都会通过招标的方式进入医院,免费派发样品。而这种方式一般会在婴儿出生率较高的医院,比如每月出生300名以上婴儿的三甲医院、婴儿保健医院等。这时,企业会给相关科室每年20万~30万元的进场费,随后从医院获得婴儿信息。有消息称,企业往往会以5~10元每条的价格从医生或是护士处获取婴儿及家庭个人信息,直接进行定向销售。

网民呼吁清查医疗领域隐性贿赂

为规范市场,确保孩子健康成长,国家曾出台了《母乳代替品销售管理办法》,在婴儿出生6个月内,明令禁止在医院向产妇推销、宣传奶粉产品。洋奶粉争夺第一口奶明显与政府部门的相关规定相左。

有网民表示,必须明确奶粉在医务渠道销售中的监管主体,加强监管,对违规行为进行重罚,斩断相关利益链条,加大对商业贿赂的打击力度,彻底清查医疗领域存在的种种隐性贿赂,给公众一个交代。

网民王丁棉称,现在在乳品方面,卫生局只是有规定但是并不管,而工商部门不会去查医院,质监部门也只是管产品质量。因此虽有规定,但并没有明确的监管主体,基本上没有具体部门介入监管。

网民刘晶瑶称,近年来,我国不断完善法律,切实加大对商业贿赂的打击力度。有关方面不妨以第一口奶涉嫌贿赂问题为契机,全面清查医疗领域存在的种种隐性贿赂。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