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前后,江苏如皋市菜场上就有了刀鱼的身影。在中央八项规定反对公款吃喝、提倡节约的大背景下,刀鱼销量明显下降,价格也回归理性。

图片 1
在市区端平桥农贸市场,几家水产品店都挂出了“专卖长江刀鱼”的横幅,但仍然鲜有市民问津。记者李波

又到长江刀鱼捕捞上市期,作为长江一鲜,今年长江刀鱼的产量、价格如何?主要的消费群体有没有新变化?从本报记者采访到的苏州沿江区域的生产捕捞以及市场交易消费等最新情况或许可以看出一些变化。

记者在市菜场了解到,很多水产摊位都摆放了刀鱼。摊主告诉记者,现在购买刀鱼的顾客绝大多数是普通市民,以尝鲜为主。但目前市场上销售的刀鱼还不是长江刀。长江刀要到3月份才能开始捕捞。以前刀鱼二两以上要900~1000元,现在吃的人少,跌到600多元一斤,一天也只能卖个三四斤。

核心提示:“扬子江头雪作涛,纤鳞泼泼形如刀。”作为目前长江唯一还能捕捞到的野生“长江三鲜”之一的刀鱼,随着国家对公款消费的限制,市场需求正在逐渐减少,刀鱼的价格随之逐渐走低。清明节刚刚过去,按照以往的经验,刀鱼的捕捞量有望整体提升,但在刀鱼产业链上所涉各行业的从业者们却高兴不起来,其中部分渔民和厨师都表示将另寻出路。刀鱼产量锐减渔民叫苦不迭

少得可怜

由于公款消费受到遏制,大多数饭店选择价位中等的刀鱼,此外,受气候的影响,今年刀鱼产量要比去年低,这也是今年刀鱼价格下降的一个因素。价格下跌,让刀鱼走上了普通市民的餐桌,消费量的减少也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刀鱼资源的保护。但对捕鱼为生的商户来说,情况却不容乐观。据了解,从2010年开始,渔民们捕捞刀鱼的收入每年递减30%左右,而这部分收入占到了渔民全年收入的60%左右。

渔民许天义:现在捕捞刀鱼越来越难了,有时候忙活一整天甚至一条都捞不到。

张家港 渔业队队长沈国华出去5次收获还不够油钱工资

每年清明前后上市的刀鱼是南通地区长江渔民们的重要经济收入来源,但近年来刀鱼的产量连续锐减,今年3月初开捕以来,有些渔民甚至连续几天捕不到一条刀鱼。

“今年刀鱼产量很低!很低!”昨天下午,当记者电话联系到正在长江水面上作业的张家港永联渔业队队长沈国华时,他丝毫没有像前几年那样沉浸在“刀鱼季”的丰收喜悦里。他告诉记者,从3月1日开捕到现在,整个渔业队17条船,最好的一条船收入还不到16000元,最差的仅仅只有5000元,“出去了也捕不到,几乎没有刀鱼。”

今年57岁的许天义是南通天生港地区长江段的普通渔民,从祖上开始,老许世代就从事刀鱼捕捞。对于有着15年捕刀经验的他来说,以捕捞刀鱼为生是他唯一的谋生手段,面对日益枯竭的刀鱼资源,老许也是一筹莫展。

今年57岁的沈国华,不到20岁就上船打鱼,30多年的打鱼生涯里,从来没遇到像今年这样刀鱼少得可怜的情况。

“现在捕捞刀鱼越来越难了,有时候忙活一整天甚至一条都捞不到。”许天义说,记得在10多年前,一到3月刀鱼渔汛期,有时候一天就可以捕获上百斤刀鱼,如今那样的场景在南通地区的长江水域已经不复存在了。

沈国华也有惊喜,几天前,他就捕到了一条重达6两多的刀鱼,也是永联渔业队目前捕获的最大刀鱼。然而,更多的还是失落,“到现在总共出去了5次,一次成本在1万元左右。一网下去,往往是一无所有,捕到的刀鱼还不够支付油钱和工人工资。”

据悉,长江下游区域几个城市都有渔船在进行刀鱼捕捞。老许向记者透露,刀鱼是洄游鱼类,而“阻击”刀鱼的第一道关口便设在离长江入海口最近的崇明岛附近,目前面市的大部分刀鱼都是崇明刀鱼,而市面上真正的南通本地刀鱼大多难觅踪影。老许表示,据他了解有不少不法渔民在崇明岛附近遍撒深水网等违规网具,这些网具对各种鱼类一律大小通杀,对渔业资源构成了致命威胁,也对刀鱼的洄游也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趁昨天天气好转,在家休息了4天的沈国华立刻召集人,准备好足够的物资后,中午12点半就带着船队出发了,这一趟要到22日中午才能回来。但在出发前遇到的事,显然影响了他的心情,“估计这次也不会太好,早上回来4条船,他们一天一夜只打到了1条2两多重的刀鱼。”

经过这样的沿途“阻击”,能够到达南通水域的刀鱼的数量也就相对较少了,再加上刀鱼本身就是一种十分“娇气”的鱼,水环境稍有改变就不能适应,而现在整个长江中下游地区的污染越来越严重,这对刀鱼的生长也极为不利。有数据显示,长江刀鱼的捕捞产量曾占长江渔业捕捞量的35%~50%,其中江苏江段所占比例曾高达70%。但是近年来,水文变化、生态恶化,加上长江口的滥捕滥捞,使得刀鱼数量逐年减少。

截至昨天下午五点发稿时,记者再次电话联系沈国华。他告诉记者,到江面4个多小时,周边的渔船只打上来1条1两多的刀鱼。而他的老客户在岸上不停地打电话,1.8两重的刀鱼价格出到每斤4300元,干着急,在江里就是打不到鱼。

“不开玩笑,每天捕捞刀鱼收网带上来的各种漂浮垃圾的分量远远超过了捕捞上来的刀鱼产量,有时候根本就是一网垃圾。”徐天义愤愤地说。

太仓 批发商贩汪金山看不懂行情 哪里都收不到货

记者给老许算了一笔账,从3月1日到4月20日停止捕捞刀鱼,六名船员的人员工资大约就要将近4万多元。出动一次捕鱼船要耗掉至少20升柴油,成本约在200元左右,每天按平均出船两次计算,这笔开销就又要近万元。网具、浮标、浮筒等投入的成本及船只维护的开销又要近万元。按此计算,老许在捕捞刀鱼的季节里仅仅投入的成本就要6万元上下。

目前,仍旧在长江太仓段捕捞刀鱼的是12条省调船,主要是南通的渔民。跟太仓当地渔业部门签署协议后,他们被允许在锚地周围进行捕捞。目前,太仓市场上的一部分刀鱼就来自这12条船。

据老许介绍,从开捕到现在捕捞时节已经过去大半,还剩下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可以进行捕捞,从已经捕捞到的量共计60斤左右来看,推算整个捕捞季节,他的渔船的刀鱼产量估计不会超过100斤。

“今年刀鱼的行情有点看不懂,哪里都收不到货!”太仓浏河镇华东水产品市场的批发摊贩汪金山告诉记者,从3月1日开捕到现在,他平均每天只能卖出3-5斤刀鱼,最好的一天也就10多斤。不是没人买,而是根本收不到货。

“按照目前市场刀鱼的行情来看,你今年想要挣到钱恐怕很难吧?”记者问道。

汪金山说,他批发的一部分刀鱼就是从省调船上拿的,但是他们产量太少,有些船一天下来才捕到1-2条,有些干脆停在渔港不作业。由于货源不够,老汪也跑去张家港收刀鱼,或者跑到崇明岛江海汇合处收购“咸水刀”,但还是没有鱼。

“谁说不是呢,现在刀鱼的行情比起去年可谓一落千丈,今年能够保本我就很满足了。说实话,我们家世代渔民,如果不打鱼还能做什么?”老许很是苦恼的表示,“从现在的形势来看,刀鱼的价格要像以前一样恐怕是不太可能了,而且随着参与捕捞的工人越来越难找到,往后捕捞刀鱼的人恐怕也会不断缩减。”

价格翻番

刀鱼越捕越少,市场环境越来越差,具有捕捞技能的劳动力越来越难找,像许天义这样的渔民的生存状态,正如刀鱼一样一步步地走向困境。

超2两半的每斤三四千

无刀鱼可捕——这意味着,许天义这辈人,很可能沦为长江边上的末代渔民。刀鱼销路不畅鱼贩放低身段

在去年只要2000多元

水产店吴老板:商家不得不随行就市,假如有市民想买两条尝尝鲜,如今也是照卖不误。

由于货少,太仓老汪批发刀鱼的价格较去年大幅上涨,2两半以上的要3700元每斤,2两以上的也要超千元,而3两以上的所谓“大刀”则“几乎没有看到过”。

市区端平桥农贸市场是目前市区一个比较重要的农产品零售贸易市场,很多南通市民都会到这个市场挑选农贸产品,在这里贩卖长江刀鱼的商家也相对比较集中。在该市场靠近人民路的一侧,有不少沿街的水产品店都打出了正宗长江刀鱼的横幅,以吸引市民的关注。

按张家港当地渔民的说法,今年是刀鱼产量“小年”。受近期天气、环境等各种因素的影响,今年刀鱼产量比去年同期少了一大半,然而价格却翻了一番还不止。

在一家经营海鲜及淡水鱼产品的店内,几名营业人员正在向几位顾客推销店里的刀鱼礼盒。虽然店员卖力地推销,但来几名店里选购的顾客最终只是购买了一些海产品便离开了。“今年刀鱼卖得怎么样?”记者找到一位姓吴的负责人了解相关情况。“今年的行情不说你也知道,和去年相比自然是不能比。”吴老板告诉记者:“现在的刀鱼一天一个价,今年清明节期间出现了一个小高潮,一度卖到了1000元左右,但清明节假期一过立马价格就又跌了下来。”

据沈国华介绍,今年刀鱼的个头也格外小,超过2两已经算是个头较大的,卖给鱼贩或酒店的价格在每斤4100-4200元,出售给个人的价格则在每斤4500-4600元,在去年只要2000多元。记者发现,由于产量实在太少,在永联渔业队码头等候“江刀”的食客也踪影难觅,显得有点冷清。

据了解,长江刀鱼今年的价格较往年下跌很多,以前的几千元一斤的天价刀鱼,今年无论如何也不会在出现了。以2两一条的刀鱼来看,去年清明节前要卖到2000元/公斤,但今年一路跌到1000~1200元/公斤,清明过后这两天又跌了不少。

“如果没有提前预定,不论是鱼贩还是个人,都很难买到正宗的‘江刀’。”沈国华说。

吴老板表示,以前人家买刀鱼一买都是上万元,说是要买几条尝尝鲜,恐怕多数水产店都不会搭理。如今随着刀鱼身价继续走低,不少商家也不得不随行就市,假如有市民想买个两条尝尝鲜,如今也是照卖不误。

“市场里没有刀鱼批发”,昨天下午,据南环桥同发水产市场副总经理陆慧明介绍,市场内目前有近300家水产批发商,每天水产批发量达到400吨左右,然而刀鱼数量少、价格又太高,近几年只有在市区饭店餐桌上才能见到,作为面向市场的水产批发商,现在基本上都不经营了。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由于刀鱼价格的暴跌,清明节期间不少市民自掏腰包尝鲜,因此节日刀鱼销量有所增加。但另外一家水产品店的老板告诉记者,往年,清明节是刀鱼价格的分水岭,由于天气渐暖的原因,清明节后的刀鱼因鱼刺变硬,味道失去原先的鲜美,价格步步下跌是趋势。但今年由于长江下游天气一直热不起来,刀鱼的鲜美味道也能够暂时继续保持一段时间。随着天气的逐渐转暖,刀鱼价格也许还会走低。

是谁在吃

“今年从春节前后市场上便可以买到刀鱼,现在可以说基本上要吃刀鱼一年四季都有供应,只是品质好坏的问题,真正的南通本地刀鱼产量还是很有限的。”一位从事水产品经营多年的缪老板告诉记者,刀鱼价格下降的主要原因还是市场的需求减少,刀鱼的销路出现了问题。由于国家对公款消费的限制,几乎没有单位敢明目张胆地消费这些天价刀鱼。没有了需求,一些高档酒店也就不进货了,买的少了,价格自然就下来了。往年,只要有渔民打捞上来刀鱼,就会迅速被一些高档酒店的老板还有一些在港口等着收货的小贩买去,销路很好。

生意“门可罗雀”主要吸引外地游客尝鲜

从今年的整体情况来看,相比较前几年刀鱼的天价,清明前后价格的落差也不会出现太大的波动,这也让不少想要尝鲜的市民有了口福。

据市区不少饭店老板介绍,他们每年清明前后,都会把刀鱼作为高端时令品种“隆重”推出,货源一般上是直接从太仓等水产批发经营商处进货。

刀鱼食客减少厨师不再走俏

“原来吃刀鱼集中在公款消费,以及企业、私营业主商务宴请,市民消费基本没有”,一家酒店老板介绍,往年他都是过了清明,等刀鱼价格降下来了再做,主要也就靠公款消费,打打饭店人气。今年他准备先看看行情再说。

酒店厨师长方先生:“如今不少大中型餐饮企业都在纷纷裁员,厨师被辞退比比皆是。”

市区推出刀鱼经营的饭店酒家,今年价格明显下降,不过生意基本上“门可罗雀”。昨天,据市区一家高星级饭店营销人员介绍,从3月初推出的刀鱼,规格在3条一斤的,去年卖800多元,今年卖600元,不过推出以来一共只做了一档商务宴请生意。“江刀要有顾客预订才会让客商送来,今年还没开张过”,饭店营销人员介绍。

以往刀鱼的俏销与市场需求密不可分,而随着供求关系变化,刀鱼这道广大高档酒店餐桌上美味也逐渐淡出了人们视野,从菜单上悄悄地消失了。

据市区另一家知名饭店营销人员介绍,他们从3月1日起供应的刀鱼,每条价格在170元到180元,今年主要是到苏旅游的外地顾客“尝鲜”。“88元一位的刀鱼馄饨,销路还不错”,据胥城饭店有关人士介绍,刀鱼馄饨和刀鱼比,相对价格低,吸引部分市民尝鲜,双休日每天能卖出二三十碗。

梅林春晓是南通市民熟知的一家吃江鲜的好去处,而面对如今的市场环境,刀鱼这样的菜品也很少有人去品尝。“主要现在控制公款消费。一桌宴请上万块哪是私人吃得起的,大多是公家消费。”据梅林春晓负责人顾俊介绍,以前刀鱼上桌被认为是主人对所宴请宾客的一种尊重,代表了客人身份的尊贵,多数时候公务消费等大型宴会都会包含这道菜。而如今公款吃喝大为收敛,使得高价刀鱼没了市场,因此价格自然也就降低了不少。

政府接待几乎“绝迹”

据了解,刀鱼从菜单上消失只是整个南通餐饮行业所面临的严峻形势的一个缩影。业内人士表示,随着餐饮行业的不景气,整个行业必将面临一次重新洗牌,随之而来的就是对从业人员去留等问题的凸显。

消费主力是私企老板

南通金梦渔馆总经理徐彬向记者透露,如今厨师这个行业也将面临挑战,原来企业经常会为聘请厨师犯难,好的厨师薪资往往居高不下,如今却发生了逆转。据他表示,不少以往曾经联系过的厨师纷纷主动打来电话,询问是否还需要人手。在徐彬看来,这种情况的出现必将会使一些厨师选择另谋出路,有一些人选择转行已不可避免。

在太仓海运堤莆鑫海鲜城,记者看到,2两左右的“小刀”标价每斤1380元,2两半以上的“特大刀鱼”每斤3680元。海鲜城行政经理曾亚兰告诉记者,由于今年3两以上的大刀鱼很稀少,因此2两半以上的“中刀”也已属于“特大”。此外,今年刀鱼的消费量比去年有所下降,原因在于政府的接待消费几乎已经“绝迹”,来吃刀鱼的都是一些企业老板。此外,产量少,刀鱼价格居高不下,也是消费量下降的原因。

据市区一家星级酒店的厨师长方先生介绍,他的工作就是有客人来入住或者用餐时,负责采购食材和烹饪。节俭之风劲吹之前,他的工作很忙碌。全国响应厉行节约号召之后,他一下子清闲了不少,收入也下降了许多,“如今不少大中型餐饮企业都在纷纷裁员,厨师被辞退、服务员被缩减比比皆是。”这一情况让方先生这样的高级厨师也倍感压力。

张家港市大新镇一家专门做本地江刀的酒店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果客户要吃刀鱼,需要提前预定,他们再到岸边渔民的船上定点收购,现在2两以上的刀鱼每斤价格在4000多元。饭店加工好,再加上税金,每斤售价高达5800元。而1两半左右的中刀鱼,则按每条380元的价格出售。消费群体全部是私企老板。而记者通过采访另外一家政府定点酒店了解到,酒店当天只能买到2.3两左右的刀鱼,进价是每斤4500元,算上加工成本,每斤售价要在6000元左右,但从刀鱼开捕到现在,酒店还没有卖出过一份刀鱼。

记者 李波

新闻

太仓已无

长江渔民

由于太仓的长江渔民今年已集中上岸安置,按照规定,渔业部门不再向太仓发放刀鱼捕捞证。这些渔民约40户、200多人,拥有54条渔船,分别居住在浏河镇汤泾水闸、浮桥镇杨林港和璜泾镇钱泾港等地。

太仓渔政站副站长徐峰告诉记者,这些渔民是当年从洪泽和宝应等地迁入太仓的,主要收入来自刀鱼。去年,太仓共向他们发放了25张捕捞证,一船一证。但是,捕刀鱼却是一档风险很高的活,遇到“大年”、产量高的时候收入能有十几万元,差的时候会亏本。

徐峰说,近年来,随着太仓港的发展壮大,锚地面积也逐年扩大,锚地基本就位于传统渔场以内。为了不影响锚地使用,长江渔民不再进入这一区域捕鱼,“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也就成了‘失地’渔民,只能在锚地周
围 很 小 的 区 域
捕鱼。”今年太仓统一对他们实施了上岸安置,还把所有人纳入了社保。“从此,太仓就没有长江渔民了。”

港城减发刀鱼捕捞证

据张家港市渔政监督大队大队长钱平介绍,今年张家港刀鱼特许捕捞证发放量也比往年大幅减少,去年是73本,今年只有64本,减少了15%。此外,今年刀鱼特许捕捞的时间为3月1日到4月20日,为期51天。渔业部门还在开捕前检查了渔网网眼孔径,刀鱼的网纹规定是要在4厘米以上,主要是为了控制捕捞强度,保护渔业生态。

五千元>>

17条船,最好的一条船收入还不到16000元,最差的仅仅只有5000元,“出去了也捕不到,几乎没有刀鱼。”

六两多>>

今年刀鱼的个头格外小,超过2两已经算是个头较大的。几天前,沈国华捕到了一条重达6两多的刀鱼,也是永联渔业队目前捕获的最大刀鱼。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